血紅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安琪陳博 > 第097章 溝通是硬傷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吹吧!”我把木笛湊到她的嘴邊,想聽聽她能吹出什么來。

她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張開嘴巴,看意思想含住木笛。然而就在木笛快要觸碰到她的嘴唇的時候,她嘴里忽然吐出一樣東西。

這東西飛的極快,我和她的距離又太近,眨眼間已經飛到了我的眼前,我慌忙偏頭,眼眶傳來一陣劇痛,有黏糊糊的液體從我的眼眶留下來,糊住了我的眼睛。

我勃然大怒,一腳踢在黑女人的肩頭上,她在地上打了兩個滾,腦袋撞在石壁上,發出咚的一聲響。一聲不吭的暈了過去。

我低頭一看,地上有一塊尖利的小石頭。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含在嘴里的,剛才趁我不備偷襲了我。

這個女人,簡直是太野性了,就好像一只時刻張牙舞爪的小野貓,稍一不慎,就會被她抓傷。

特么的,真以為灑家不敢殺你是吧!

我瞪了她一眼,終究還是沒有下手。畢竟她身上還隱藏著很多的秘密啊!比如她是什么人,從何而來?難道她是引導者?

我把她身體抱起來,用腳把所有的小石塊都掃到一起,扔了出去。

我從洞穴出來,看到我眼眶受傷,幾個女人啊了一聲,問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總不能告訴她們,我被一個捆成粽子的女人打傷了吧,那不是太丟人了嘛!

我干笑兩聲,說自己不小心撞得,蘇姍和陳丹青冷笑不語,蕭寧兒急忙跑上來給我擦拭傷口。

我在她們狐疑的目光中,溜進木屋,洗了個澡,費力的把身上的果實膠水弄了下來,然后興致勃勃的開始做實驗了。

我剝開一枚果實,在上面黏上散碎的小石子,然后放在石板上等它自然風干。

十幾分鐘之后,我拿起這個果實,用力的投向了前面十幾米外的一棵大樹。

轟的一聲。大樹劇烈搖晃,枝葉紛落如雨,樹皮被掀起一大片,樹干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損傷。

效果還是蠻不錯的,唯一的遺憾就是分量比較重,我扔出去倒是毫無壓力,可是這幾個女人,估計扔不出多遠的。必須要把它的體積弄得小一點。

我制作了幾個拳頭大小的,試驗了一下,但是相應的威力也減小了不少。所以大的小的都要做一些,大的我用,小的女人們用。

我把制作這種土炸彈的工作,交給了幾個女人,我自己拿著沿途采來的木材,蹲在一邊苦思冥想,打算制造弓了。

制作弓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一根弓弦,把弓體彎曲拴住就ok了。我相信每一個男孩子小時候都做過。

但是這種弓,用不了七八次就會磨損壞掉,就是不壞,弓體的彈性也會漸漸失去,讓箭射出軟弱無力。

其實做一把好弓,真的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情,現代比賽用的競技弓,對于精度的要求特別高,而狩獵弓,對于速度的要求特別高,這需要高手的調教,才能做出自己想要的結果,我在那家頂級會所做保安的時候,曾經親眼見過,一個手工做弓的山東師父,用十年時間做了一把仿古復合弓,拍出了兩百萬的天價。

不過那張弓確實是厲害,十幾年的老毛竹,用桐油浸泡一年,弓背的兩只水牛角,也是上好的牛角,那弓弦用牛筋和牛皮交織編纏,曾經在二十米外,一箭射穿了油桶。

我自然不能奢望造出那種弓,但是怎么也要像模像樣了吧!

我反復思考了好久,扛著長矛出發了。

第一天,我打回了一只叢林豹,抽出它的筋,并不太理想。

第四天,我終于遇到一群野牛,在陷阱加上土炸彈的幫忙下,我弄死了三頭。

我用牛筋加上牛皮編織,抹上牛油,放在陽光下暴曬,得到的弓弦很堅韌,就是粗了一點。

不過我并不是外貌控,能用就可以。

接下來,就是弓體的制作了。除了那天找到的木材之外,這兩天打獵,我又找到幾種木材,反復比較之后,我選中了橡木。

我稍微把橡木碳化亂一下,增加了一些強度,然后開始制作了。

一個小時之后,我的第一張弓新鮮出爐了。

一米長的弓體,被碳化的橡木泛著黑褐色,有點像是被人盤玩過的小葉紫檀,把手處用豹皮纏繞,色彩斑斕而霸氣。粗粗的弓弦一看就充滿了力道,確實讓我挺滿意的。

我用做弓剩下的材料,削出食指粗細的枝條,前端削尖,拿著一顆火棘走向神農。

它吧嗒著嘴吃火棘的時候,我用力一拽,從它尾巴上拽下兩根羽毛,疼的它慘叫了一聲。

br/

“小奸細!以后我一根毛一根毛的給你拔下來!”我沖著它呲了呲牙。

這幾天,無論蕭寧兒怎么問,神農都無法像那天一樣,流利的表達自己的意思了。

它也可以開口說話,但是學人說話的意思更多一些,自己自主發出的意思并不多,這樣就讓我很容易相信蘇姍的話。也許神農根本就沒那么聰明!

蕭寧兒抱著神農,不滿的瞪了我一眼,我哈哈大笑著,把神農的羽毛修剪了一下,粘在箭支的尾部。

左右看了看,蠻好看的。

“都出來啦!”我把女人們都叫了出來,得意洋洋的舉起我的弓。

“帥不帥!”

“自戀!”女人們一起笑了起來。

我讓蘇姍在木屋對面的石壁上,畫了一個圈,相距我大概二三十米的樣子,然后煞有其事的舉起弓,搭上箭,拉弓如滿月,手一松。

嗖的一聲,箭支撞在圈外,前段立刻粉碎。

“這可以看出兩點!”我嘿嘿笑道:“第一,這弓制作的很成功,力道很大!第二,我的射術還有待加強!”

“難得聽你說自己的不足啊!”陳丹青嗤之以鼻。

我笑了笑:“所以,就要加強練習了!三天,三天之后,我會發給你們每人一張弓,我們大家一起練習!”

“我們……”

“對啊!”我點點頭:“必要的防身技能也是要有的,我不會讓你們和野獸去貼身搏斗,那樣和送死差不多,但是未來不知道有多少危險在等著我們,你們越是多一點保護自己的能力,我就會越放心!”

所有女人一起|點頭,沒有人提出異議。我提著弓箭一頭扎進了密林。

很快,我就帶著一些樹枝回來了。

有了第一張弓制作成功的經驗,再做就快的多了。而且女人們所用的弓的強度,我適當的做了一些降低。這樣也讓她們更容易接受一些。

我制作弓的時候,女人們忙碌的制作箭支,我自然不會真的把神農身上的毛拔光了的,射殺了幾只鳥,肉烤熟進肚子,羽毛就成了箭羽。

忙碌了三天,我一共做了十二把弓,我們人手一把還有富余。就當做備用了。

做完之后,我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個黑女人……

這兩天全神貫注的投入到制作弓上面,都忘了她的存在了。我急忙沖進洞穴,她靠著墻角坐著,靜靜的看著我,雖然憔悴不堪,卻并沒有我想象中那樣奄奄一息的模樣。

“我每天會給她一些清水的!還有幾顆火棘!”安琪出現在我的身后,怯怯的看著我:“她也蠻可憐的!”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好吧……這句話我并沒有對安琪說,揉了揉她的頭發:“安琪做得對,我都把她給忘了,如果不是你這樣的話,真的可能她就死了,我們有好多問題也問不出來了!”

“真的?”安琪小臉泛著紅光看著我。

“當然!”我笑瞇瞇的湊近她:“安琪立了大功,需要什么獎勵嗎?”

“我要……”安琪還沒說完,就被我的嘴巴堵上了,她瞪大了眼睛,驚愕的看著我,很快就迷失在我的法式熱}吻之中。

當我放開她的時候,她已經軟成一灘泥了。

我忽然有一種很別扭的感覺,轉頭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她冷冷的盯著我,要是目光能殺人的話,現在我已經死了再死了……

“再瞪我,再瞪我我就把你吃了!”我隨口開了一句玩笑,忽然想起來女人的傷口,仔細一看,愈合倒是愈合了,就是那牙印已經化成了清晰的瘢痕,時刻在提醒著我,和這個危險女人那一刻的生死對決。

女人高高仰著頭,不屑的把目光轉向一邊,嘴里發出了一串含義莫名的古怪聲音。

她說話了?我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來,急忙問安琪,能不能聽懂。

安琪澀然搖了搖頭。我讓安琪試著用英語和這個女人溝通一下,但是很遺憾,她并沒有現出聽懂的樣子。

她后來又說了一些話,我召集所有的女人都聽了一下,可是沒人知道她說的是什么。

據陳丹青說,非洲是世界上語言種類最多的大陸,根據各種權威的估計,獨立的語言約為800至1000多種。如果這個女人是從那里來的話,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她說的是什么了……

我頹然嘆了口氣,溝通是硬傷啊……

加我"HHXS665"微X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倍投方案表 交钱推荐股票的公司靠谱吗 甘肃11选5开奖查询 体彩七星彩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北京pk10历史走势图 德威新材今日股价 今日发行新股代码 pk10走势图技巧 贵州快三走势图和值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查看 浙江12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宜安科技股票行情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50 河北11选5前3组和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