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安琪陳博 > 第090章 相互誤會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一會你千萬不要沖動!”我慎重的囑咐陳丹青。

她嘿笑一聲:“那你呢?”

我和她對視一眼,同時笑了。

大概在初三的時候,有三個小混子經常劫學生要錢,有一天劫了陳丹青的好朋友,她聽說之后,拎著板磚就去了。

我肯定不能讓她自己去啊,劈了條凳子腿就就追了上去。追上她我告訴她不能沖動,結果到了那里,聽到小混子對她嘴里不干不凈的,我自己先沖動了。

那一回,我在醫院躺了三天,差點沒被學校退學。幸虧陳丹青的姥爺是學校以前的校長,把事情給我擺平了。那三個小混子也沒好受了,以后再沒敢在學校附近出現過。

青蔥歲月的回憶讓我們兩個心中泛起一陣溫馨,但是陳丹青笑了笑,臉很快沉了下去。

“陳博,以前真沒看出來,你挺有種{馬潛質的,記得那時候你跟女生說話都臉紅啊!”

“是,千萬別跟人說,我曾經純凈過。”我干笑兩聲。

陳丹青悶哼一聲:“你和別人怎么胡天黑地的我不管,寧兒是我最好的朋友,要是你并不是真心愛她,你別碰她!要不我饒不了你!”

我一手舉在眉心,認真的說道:“愛!真的愛!”

“那蘇姍呢?安琪呢?琳娜呢?”她怒視著我。

我苦笑:“都愛……”

“你別說話!”我看她揚起手有暴走的先兆,急忙一把拉住她的手,誠懇的說道:“你可能不理解,一個男人怎么會同時愛幾個女人?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了!我敢對天發誓,我對她們每一個人都是真心的!我愛寧兒的嬌俏,我愛蘇姍的聰慧,我愛安琪的單純,也愛琳娜的熱情。每個女人都有自己獨特吸引我的一面,所以……”

“所以你就把無恥進行到底了!”陳丹青瞪著我,目光漸漸變得復雜起來,嘆息道:“我也管不了你了!在這里,沒有束縛欲+望的道德和法律,我只希望,你心里還有一點點的善良未曾泯滅!記住,我們老陳家已經出了一個陳世美了,你別當第二個……”

我肅然說道:“若我不死,我不會負了每一個愛我的女人!”

然后我飛快的加了一句:“也不負你!”

“你說什么?”我說的太快,陳丹青并沒有聽清楚,疑惑的看著我。

我干笑,忽然伸手,把她頭上的一個發卡拿下來。

那發卡是從海盜船上順來的,我送給她,她一直戴在頭上。

“以后送你個更好的!”我對她說了一句,把發卡改造了一下,做成了一個簡易版的指虎,套在了手指上。

“我用個什么好呢?”陳丹青四處踅摸,拿了幾塊石頭,放進鹿膀胱里面,晃了晃,滿意的點點頭。

“先禮后兵,先禮后兵!”

我和她說著話,眨眼間已經快要走出叢林了,這時候我忽然停住了腳步,陳丹青好奇的問我怎么了。

我擺擺手,示意她不要說話,因為我的聽力現在遠遠超過她,我似乎聽到,風中傳來了喊聲。

那聲音亂而嘈雜,似乎很多人一起發出來的,我急忙攀上了一棵大樹,登高望遠,我看到了兩群人在打架。

是那些幸存的吸}毒者,他們分成兩派,以最原始的方式在搏斗著,揪頭發挖鼻孔猴子摘桃什么的,甚至連女人都動了手,亂的實在讓人不敢直視。

那些德國|軍人,就站在戰局的旁邊,沖著人群大聲叫嚷著,但是完全沒有人鳥他們。

但是仔細一看,我更加的詫異了,那兩艘船沒有了……

郵輪和海盜船,全都消失了……

這什么情況這是?

“他們打起來了!”我從樹上下來,對著陳丹青說道。

陳丹青疑惑的看著我:“誰?”

“就是那些吸}毒的家伙!不知道為什么打的很兇!”

“打死才好!”陳丹青對于這些吸}毒者深惡痛絕,因為她聽我說過船上的事情。

“希望不要出人命!”我低聲說道。

那些吸|毒者是島上三股勢力中,人數最多的,也是對我們威脅最小的,萬一他們死傷一大部分,天知道會再出現什么人,要都是德國士兵這種就不好了。

到現在我也不明白,德國士兵是怎么=找到我們的準確方位的,而且還悄無聲息的潛入,實在是讓人細思恐極。

眼前豁然開朗,我和陳丹青走出了密林,眼前是那塊被吸毒者開拓出來的空地,黑乎乎的讓人很不舒服。

不過在邊緣地帶,已經有一些小樹丫萌生了頭,估計用不了多久,這片土地就會重新蔚然成林吧。

當我們快要接近戰局的時候,德國士兵發現了我們,他們的臉色都變得很難看,轉身向我們跑來。

很快,我們就碰頭了,他們七個分散開

,把我們兩個包圍起來。

安格斯臉色很難看,沖著我們說了幾句,陳丹青的表情變得非常難看,愕然看著他們,竟然說不出話來了。

我一下子憤怒了,用力攥緊了拳頭,我以為他們言辭上侮辱了陳丹青,我的洪荒之力實在控制不住了,大踏步走向安格斯。

看到我臉色不善的走進,兩個士兵挺身擋在安格斯的面前,同樣鐵青著臉,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我們三個像是叢林中狹路相逢的野獸,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語言,你死我活就是唯一的結局。

“等一下!”陳丹青忽然從后面死死抱住我的腰,用力拉扯我:“陳博,不要沖動!這其中可能有什么誤會……”

“誤會?”我悶聲道:“不管什么,他們罵你就是不應該!你松手,我教訓一下他們就算了!”

“不是的……”陳丹青焦急的抱住我用力:“他們沒有罵我啊!你怎么會想到這個?”

“沒有罵你?”我愕然轉頭,陳丹青俏臉上寫滿了疑惑。

“他們說,他們的武器……還有裝甲車……全部都沒了……”

我渾身一震,我剛才看到那兩艘船沒了,就挺納悶的,不過滿腦子想著被偷走武器的事情,也沒往深處想,現在聽說他們的裝甲車都沒有了,我腦子里似乎模模糊糊的聯想到什么,但是那個想法太可怕了,我絕對不愿意這是真的……

“你問問他們,所有的武器全丟了?真的假的?”

陳丹青和安格斯交談起來,兩人說的很快,安格斯很快長大了嘴巴,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們。

好一會,他用力搖了搖頭,做了一個把我們先拿下的手勢。

“我告訴他們,我們的武器也丟了,以為是他們偷得。同樣,他們的武器,也以為是我們偷得。可是他并不相信我,以為我在說謊……”

陳丹青飛快的沖著我翻譯,同時握緊手里塞滿石頭的鹿膀胱。

“那就……拳頭說話吧!”

我挺身而出,把陳丹青護在了身后,兩個士兵已經沖了上來,這次他們有點不客氣,直接揮拳就沖著我的臉打來。

我雙腳猛地一蹬地,加快前沖,他們的兩拳打在了我的臉上,我的拳頭也同時擊中了兩人的肚子。

我的身體被圣泉改造過,他們的打擊雖然疼痛,但是我完全可以忍受,可是我的手指上,套著陳丹青的發卡,打在人身上,壓強要比拳頭大得多。

兩個士兵雙雙倒在地上,捧著肚子不停的呻}吟,我傲然盯著安格斯:“還有誰!”

如果他們沒有武器的話,網吧蛋才怕他們!誰讓哥有一副超強自愈的好身板呢!

那些士兵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個個一臉義憤的要沖上來揍我。

安格斯卻擺了擺手,隨手解開了自己的軍裝。

他脫掉了軍裝上衣,丟在地上,盯著我說了一句。

翻譯過來,就是他想領教一下最神秘的華夏功夫。

一邊說,他捧住脖子,左右扳動了一下,發出了嘎巴的骨爆音。

“握草,終結者啊……”

我的話音未落,安格斯已經閃電般的沖了上來。

我的眼前一花,他揮出的拳頭在我眼前迅速變大,閃避已經來不及了,我急忙偏了偏頭。

他的拳頭重重砸在我的左臉上,我的腦子翁了一聲,卻忽然發現,這只是開胃菜而已。

安格斯的動作快的像閃電,直拳之后就是一記左勾拳,我簡直就成了悲催的沙包,被他一連串的擊打打的連連后退,連他的拳頭都看不清,更不要說招架還手了。

麻蛋,這小子居然是個拳擊手,看起來還蠻厲害的說。

我心里不滿的吐著槽,看到打了雞血一樣進攻的安格斯,我決定給他點顏色看看了。

他再次一拳打過來,我的下巴上中了一拳,整個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安格斯微微一愣,大概也沒想到我會突然被打倒吧,畢竟之前我的抗擊打能力相當的強悍。

“給我躺下吧!”我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抱住了他的腿,用力一別。

下盤本來就是所有拳擊選手的軟肋,安格斯立刻被我別倒在了地上。

不過他的反應非常的迅速,落地就閃電般的揮拳,打向我的腦袋。

“來吧!”我大吼一聲,伸手就去戳他的眼睛。

安格斯側頭避過我的攻擊,拳頭也因此偏了一點方向,砸在我的肩膀上。

我硬生生的承受了他的拳頭,一把摟住了他,大喝道:“互相傷害啊……”

我的腦袋撞過去,撞在了他的額頭上……

加我"jzwx123"威信公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极速赛车彩票 贵州快3最大号码是什么 七乐彩最近50期走势图 陕西百宝福彩快乐十分 顶级配资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官网 36选7走势图 产业基金配资 河南快三玩法中奖介绍 双色球6码黄金分割点 我要赚钱网 大学生理财 广西快乐十分21选5下载 中国保本理财98天 今日福彩3d开机试机号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