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安琪陳博 > 第019章 朕就是這樣的漢子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陽光靜好,石壁平臺上,冒起了裊裊的白煙。

我光著膀子,用斧子劈開樹干,用長藤綁好,搭建房子的骨架。

安琪和蘇姍,還有那四個女人,把泥土放進我做好的木頭模子里面,壓扁倒出來,就成了瓦片的形狀。

把它放在火邊的石頭上烤干,就成了瓦片,為了保持這種泥瓦的柔韌性,我讓她們在泥土中摻雜了一些長草。

基建工作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陳丹青和蕭寧兒兩人就成為了后勤保障,兩人前往海灘去尋找食物。

至于密林,我是絕對不讓她們去的,濕地邊雖然物產豐富,危險性卻太大,尤其那頭可恨的野豬,簡直就是橫在我心里面的一根刺。

用木頭搭建好房子的框架之后,我開始往上面用石頭和泥巴砌墻,因為背后就是石壁,只需要搭建三面,工程量并不太大,很快房子的墻壁矗立起來了,我一片一片的把干透了的瓦片,蓋在人字形的房梁上,完全鋪滿之后,我在上面開始覆蓋芭蕉葉。

整個房子的搭建,我們只用了一天時間,當落霞漫天的時候,我們的房子搭好了。

我在屋子里面生了一堆火,烘烤潮氣,站在外面左看右看的,總覺得屋頂那里還是稍微單薄點,萬一遇到大暴雨的話,泥瓦和芭蕉葉,恐怕會扛不住。

但沒辦法,材料有限,我也沒有更好的東西可以利用,我不由想起那張很大的森蚺皮,那本來就是我打算用來蒙住屋頂的,也不知道被野豬破壞掉沒有,明天一定要去看看。

想到那頭蠻橫的野豬,我就恨得牙根癢癢,要是手里有一把槍就好了,我肯定不讓它再囂張。

我心里默默盤算著,怎么弄死那個家伙,安琪帶著幾個女人,開始把烤干的長草編織成床墊。

沒想到我我認為安琪沒有作用的服裝設計專業,居然在這里派上了用場,床墊編織的很厚實,而且還有花紋,上面又鋪上了一層從古藺那里拿來的衣服,也算蠻舒服的。

她們忙碌著,我開始編織藤梯,一切都快弄好的時候,陳丹青和蕭寧兒回來了。

兩人這次算是滿載而歸,居然弄來不少的海魚,我沉著臉,問她們是不是下海了。

結果她們兩個說,今天特別幸運,她們兩個去海灘,本來是打算挖一些貝類和海龜蛋,可是她們到了海灘,卻發現一幕奇景。

好多的魚從海里蹦出來,在空中穿梭飛舞,然后有的落在海水里,有的就掉落在海灘上,噼里啪啦的像是下餃子一樣。

雖然魚很多,但好多奇形怪狀的,兩人也不敢撿,就挑了一些看起來比較正常的魚撿了回來。

“哇,是石斑魚!”一個女人指著其中一條很肥大的魚,滿臉的驚喜。

講真,我等吊絲還真是只聽說過石斑魚,卻從來沒有見過,主要是文明世界中,這種魚的價格實在太貴了。

不過我認識其中一種魚,黃花魚,這個我經常吃。

木棍穿過魚的身體,架在火上不停的翻轉,魚的油脂融化,滴落在火焰上,火焰爆出火花,熊熊的篝火映著我們的臉,夜色漸漸彌漫。

海魚自己本身帶著咸味,沒有別的佐料,雖然腥味比較大,不過這幾天我們的胃口,已經變得不那么挑剔了。

今天的食物特別多,我們狼吞虎咽的吃的腸滿肚圓,蘇姍吃完之后,拉著那四個女人到了一邊,和她們嘀咕起來。

蕭寧兒警惕的看著她們,低聲問我:“安全不會有問題吧!”

我搖了搖頭,我不認為她們會對我不利,畢竟大家都知道,我是現在隊伍中不可或缺的人。

“那我睡在你的旁邊……”蕭寧兒俏臉紅紅的說道:“可以為你降低一點風險!”

“我也要!”安琪一直豎著耳朵聽我們談話,急忙插口道:“我要保護你!”

我故意做出驚恐的表情:“那你們晚上可不能欺負我!”

兩個女孩子估計是想起那一夜的事情,臉都紅的像是大蘋果,陳丹青低低吐出兩個字:“賤人!”

我翻了翻白眼,蘇姍款款走了過來。

“我已經試探過她們了,都沒問題!”

蘇姍簡直就是個妖精,有的事情你甚至還沒想到,她就已經給你辦的妥妥的,我沖她翹起大拇指,說了聲謝謝。

蘇姍狐媚的沖我笑笑,眨了眨眼睛,什么都沒說,但

是蕭寧兒卻看不慣她煙視媚行的樣子了,撇嘴道:“你憑什么這么肯定?”

蘇姍笑笑沒說話,我解釋給她們,說蘇姍是心理學博士,肯定有辦法的。

“那又怎樣!”蕭寧兒不服氣的說道:“那也不見得就不會被騙啊!我看新聞里,一個清華教授還被騙了一千多萬呢!”

蘇姍輕笑道:“我只是問了她們幾個問題,她們答不出來,就沒問題!”

三個女人的好奇心一下子上來了,問她問的什么問題,蘇姍笑著說道:“那我也考考你們!”

“一個人坐火車去臨鎮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來的路上火車經過一個隧道,這個人就跳車自殺了。為什么?”

“這是什么鬼問題!”蕭寧兒不屑的說道:“多半是這人有精神病吧!”

我輕咳一聲:“他去治療的眼病,回來路過隧道,他什么都看不到,以為自己病沒治好,就自殺了!”

“哈哈,腦筋急轉彎啊!”安琪噗嗤笑了出來。

我看到蘇姍看我的目光,若有所思,我不禁笑了起來:“這是測試是否心理變態的問題,能夠答對的人心理都有點扭曲!”

“啊!”蕭寧兒和安琪驚訝的看著我,我笑瞇瞇的說道:“參軍的時候,專門有這樣一種考試,所以我才知道答案的。”

說完,我站起身,進了我們的新房子,抽抽鼻子,里面的潮氣已經不多了,空氣中彌漫著煙熏的味道,溫度很合適,我就勢躺在草墊子上,今天一天實在太疲累了,不知不覺的沉沉睡去。

早上醒來,才看到果然是蕭寧兒和安琪睡在我的左右,安琪的一只手緊緊抓住我的衣服,蕭寧兒的一條腿搭在我的肚子上,再往外看,幾個女人玉|體橫陳,波巒起伏,鬢發散亂,那慵懶的美景,讓我的名字又名至實歸了。

吃完了早飯,我告訴她們,我要去密林探索一下,在她們擔憂的目光中,我扛起斧子上路了。

我直奔了濕地,心里祈禱著那塊森蚺的皮還在。

穿過樹叢,我真的看到了那塊森蚺皮,胡亂的丟在一旁,上面有星星點點的昆蟲在啃食。

森蚺的肉已經不見了,估計已經變成了野豬的糞便,白森森的環形骨架七零八落的,看上去蠻可憐的。

我過去拉起森蚺的皮,抖落了上面的昆蟲,仔細檢查了一下,皮是完好的,裁剪一下用來蒙住屋頂,簡直不要太結實。

我仔細的把蚺皮卷起來,正要扛著回去,那頭巨大的野豬又晃晃悠悠的出現了。

我沒好氣的瞪著它,感覺這貨就是上天派來專門毀我的,只要我一來濕地他就出現,太欺負人了!

大野豬看到我,明顯的愣了一下,估計它那可憐的智商,也整不明白為啥我老是在它眼前晃悠。

不過這并不妨礙它把我變成食物的興致,它打著難聽的響鼻,四蹄撒歡,向我沖撞而來。

我也顧不得森蚺皮了,舉起手,沖它比了個中指,轉頭就跑。

我倆的追逐戰再次上演,倒霉的只是濕地邊緣的樹木,我擺脫了野豬,坐在地上大口的喘著氣,心里憋屈的不行。

這貨擋在這里,實在讓人郁悶,這塊濕地周圍的資源非常豐富,要是沒有這個家伙,我們的膳食還能更豐富點。

雖然郁悶,但是我也知道,我只憑著這把斧子,根本就奈何不了這頭野豬。

但我還是想試試,和這個家伙斗一斗!

朕就是這樣的漢子,從來沒打算對任何東西妥協!

我采了幾根比較粗壯的長藤,再加上削尖的樹枝,做了幾個部隊學到的簡易陷阱,對于這些東西能不能起到作用,我的心里也沒底,畢竟這頭野豬太大了,就跟一頭小牛犢似的,力氣肯定小不了,這些機關能不能困住它還真不好說。

但是無所謂,實在不行的話,我還可以逃跑嘛!

我緊了緊腰帶,把衣服的袖口什么的都扎起來,收拾妥當之后,我一手拎著斧子,另外一只手提著一根削尖的樹枝,再次前往濕地。

我堅定的腳步在林中發出沙沙的聲響,我小心謹慎的走向濕地,路過一從灌木的時候,我無疑中看到一個小動物,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有了它,我對付大野豬的計劃,就事半功倍了……

美N小說"HHXS665"W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贵州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股票群微信 75秒极速赛车规律漏洞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彩经网 天猫五分彩合法吗 11选5任3 五分彩是中国福利彩票彩票吗 手机真钱评测 深圳风采35选7走势图 时时彩票app下载 爱配资网的微博 福建快三规律 佳永配资是实盘吗 福建快三免费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