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九零后天師 >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蒼天泣血!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過,斬鯤城主這位身為父親的,也十分無奈,首先,那個與自己對飲的年輕男人,太逆天了,逆天到連他都需要仰視的程度,雖然不知道對方如今戰力如何,可他隱約感覺到,凌駕于自己之上!

然后妻室就有四位,其中更是姿色傾動整個元界的寂滅女帝,都赫然在列,不止如此,又經營著在人間這個酒樓領域領頭羊的產業,一天不知有多少財富進賬。

相貌平平?

在實力、身份和背景面前,相貌反而成了一個微不足道的因素。退一步說,就算趙凡是歪瓜裂棗,哪怕放出風說要納妾,恐怕元界之中不知多少大人物的千金都爭著搶著投懷送抱。

斬鯤城主希望女兒和趙凡的關系能更進一步,可他卻自知沒有資格推動,一切唯有順其自然,成了是緣,不成則為有緣無份,萬不可強求,反之,這條逆天人脈就僵了。

估計,除了趙凡,也沒有哪個男的再能映入得了雪櫻的心房。

畢竟她也不是將就的性子,否則,如此姿色與天賦俱佳的女地階,早就名花有主了,又怎會在今天依舊保持單身?

斬鯤城主仿佛什么也不知道般,與趙凡繼續享用著冰封老窖。

而雪櫻,為他們起壇添酒。

不得不說,冰封老窖確實有點上頭,那冰潤的感覺,讓靈魂就猶如灌入了冰泉般,在喝完七壇的時候,趙凡就有些飄飄然的了,臉上浮起了兩片紅光。

“雪老哥,就到這吧。”趙凡有些意猶未盡卻十分自律的說道:“再貪杯,我就真迷糊了。”

“哈哈,也好,我差不多也到極限了。”

斬鯤城主微微點頭。

旋即,趙凡便站起身,欲要前往客房休息,結果,走了沒兩步,他忽然心中出現一道莫名的靈光,整個人便進入了意識迷離的狀態,閃身飛至廳外的空地,手中顯化了龍曜天刀,開始了揮動。

每一刀,都蘊含著如夢如幻一樣的意境。

非但如此,刀刀虛空湮滅淪為空無,卻沒有波及到建筑乃至一草一木,對于威能的掌控力達到了極致。

然而,以趙凡為中心的方圓萬米天地虛空,卻是驟然變色,就仿佛,即將湮滅的前兆一樣!

又一刀,劈向蒼穹!

蒼穹之上被斬開一道觸目驚心的口子!

緊隨其后的再一刀,整個斬鯤城的上空,有如末世降臨,淪為了染血般的紅色。

宛若蒼天泣血!

與此同時。

斬鯤城主和雪櫻站在大廳門前,已是震撼到了石化。

“最后那兩刀的威能,絕對媲美地階大巔峰了!”斬鯤城主口中狂鉆著冷意,頓時,酒直接醒了,“若劈的目標換成是我,恐怕刀光未到,我便是隕落的下場。他,他……他才地階初期啊!”

而雪櫻,聽到了自己心臟在怦怦跳動的聲音,她激動的同時,眼底也流過一抹黯然之色,自卑的心道:“這樣的天之驕子,我……我配不上。”

別說后邊那令蒼天泣血的兩刀了,哪怕是前邊鋪墊的幾刀,也令她不禁望而生畏,毛骨悚然,其威能波動,恐怖到讓她升起了一種圣人不出,誰與爭鋒的錯覺!

此刻。

整個斬鯤城范圍的地階強者們,無一不敬畏的望向化為紅色的蒼穹,頭皮發麻,甚至不敢呼吸,誰也無法想像,那兩道刀光,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

遠在域城的大唐域主,域內明面與隱世的地階,皆望向了斬鯤城的方向,刀光的波動沒有再出現,可他們,卻如坐針氈,心有余悸。

位于大唐疆域千里的一座山峰中,有位如同雕塑般靜立的老者,他睜開了雙目,饒有興趣的掃了眼斬鯤城的方向,“沒有融入天階玄妙的兩刀,竟引動了蒼天泣血的異象……”

隨后,老者便事不關己的重新閉上了雙目,而他的身上,有鳥兒搭的窩,窩中還有幾只張大嘴巴嗷嗷待哺的幼鳥,衣服表面也墜落著新舊不一的鳥糞。

……

斬鯤城。

城主府之內。

趙凡在收刀后,沒有再動,他眼中透著醉意,望向上空,像是對自己的手筆十分滿意般,點了點頭,便一陣頭重腳輕的軟倒在地,呼呼大睡起來。

“趙公子!”

雪櫻不知道趙凡現在是什么情況,見對方劈完逆天的刀光后倒地,嚇了一跳,她連忙沖上前抱起對方,檢查了下,沒有任何大礙,單純是喝多醉倒了。

斬鯤城主也上前,他拿起地上的龍曜天刀,越看,越是震驚,這把元兵明顯被封印了,隱約能感知到其本質碾壓一切地階元兵。

但斬鯤城主卻毫無貪意,將趙凡送到了自己的城主御宅,而龍曜天刀,就放在了后者的枕邊。

“小櫻,你留在這照顧他。”斬鯤城主沖女兒遞了一個別有深意的眼神。

雪櫻面頰涌紅的點頭又搖頭,“爹,你說什么呢。”

“你懂的。”斬鯤城主挑了挑眉毛。

“不許拿女兒開涮。”雪櫻背過身去不再理會父親。

“哈哈,那是為父多心了。”斬鯤城主樂呵呵的推門離開。

雪櫻安靜的站在床側,觀察著那道年輕身影的睡容,臉卻火辣辣的燙,可她除了拉拉被子,沒有任何過份的舉動,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對方,這張相貌平平的臉龐仿佛有種魔力般永遠也看不夠,同時也在腦海中回憶著那驚艷的刀光……

就這樣。

趙凡連著睡了一天一夜,徹底酒醒了,他睜開眼簾的第一個瞬間,雪櫻精致的臉蛋映入了瞳孔之中。

“趙公子,你醒了?”雪櫻開心的說著。

“頭有些痛,那冰封老窖后勁太猛了。”

趙凡一邊拍著后腦勺,一邊坐起來說道:“雪櫻,多謝照顧了。”

“沒有沒有,我就在這守著什么也沒有做,談不上謝。”雪櫻擺手的同時,心如小鹿般亂撞。

“嗯?我的刀怎么在這?”

趙凡莫名其妙的看著枕邊的龍曜天刀。

“啊……你不記得了?”雪櫻疑惑的問了句。

“我自己拿出來的?”

趙凡揉著腦袋,問題是除了自己,也沒有誰能拿的出來啊。

接著,雪櫻便把當時的情景,娓娓道來。

“我先是隨意的劈了幾刀,又沖著上空劈了兩刀?”趙凡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然后引動了蒼天泣血的異象?”

“是啊。”

雪櫻點頭。

趙凡歪著脖子仔細回憶起來,好像,大概……似乎,確實有那么一回事,但十分的模糊,不止如此,自己什么時候,單純的拿刀平砍,不借助任何因素,就能擁有媲美地階大巔峰的威能了?

雪櫻在一旁看著趙凡的表情,有些無語,這是喝斷片了么?

“斷片了,絕對是喝斷片了。”趙凡尷尬的笑道:“醉酒之前,我是元界的,醉酒之后,元界是我的。”

“撲哧。”

雪櫻被趙凡的話逗笑了,心中暗道:“趙公子的談吐還真風趣,跟他在一起不會無聊的,真羨慕他那幾位妻子。”

扎心的是,她看不到一絲與之同床共枕的希望,因為,對方看自己的眼神,與看父親時沒有不同,毫無特別的意味。相比之下,那些追求過她的公子,一個個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將之抱入洞房般。

“雪櫻,我除了拿著刀亂劈,沒啥出格的舉動吧?”趙凡忐忑的說道。

“有啊。”

雪櫻伸手放在自己的衣服上,傷心的說道:“還對我動手動腳了呢,好多人都看到了,以后,我哪還有臉見人啊。”

“呃……”

趙凡完全沒有印象了,他慚愧的伸出雙手十指,凝重說道:“我哪根手指碰的,你就直接砍了吧,還望求得你的原諒。”

雪櫻忽然露出一排白牙,她笑容滿面的說道:“好啦,開玩笑的,你拿刀劈完,就直接不省人事了,哪還能有那些舉動?”

“呼。”

趙凡松了口氣,郁悶的說道:“你變壞了。”

“有嗎?”雪櫻裝模作樣的拿出鏡子照了一下,“不壞啊。”

她已經決定了,既然成不了戀人,那就爭取能當在對方心中占據一席之地的知己好友。

趙凡感覺到了雪櫻心態的變化,心中一嘆,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不至于尷尬的無法收場。

聊了一會兒。

雪櫻便離開了房間,讓他好好休息下。

隨后,趙凡意念傳入了血色秘境之中,他沖著獸神的真靈幻身詢問道:“獸神前輩,我當時究竟發生了什么?為何會在無意識的拿出龍曜天刀開劈,更是引動了蒼天泣血的異象?”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四方棋牌李逵劈鱼 上海明星麻将到底有没有挂 微信小程序捕鱼 兴动哈尔滨麻将最新版本 二肖五码资料 加拿大快乐8走势图app 易赚平台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网络调查赚钱 股票短线高手群 九游棋牌辅助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结果 体彩幸运赛车网上直播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江苏7位数开奖20012期 广东11选五玩法乐4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