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總裁寵妻套路深 >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不能相提并論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是沒直說,不過你們就是那個意思,以為我不明白呢。”外婆嗔怪道。

向柚柚趕緊拍馬屁,“外婆,您想多了,我證明,您絕對不糊涂,不但不糊涂,還聰明著呢。”

“哼,”外婆的表情頓時變得像個孩子,有些傲驕道,“這還用你證明嗎?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嗎。”

向柚柚見外婆開心了,就親昵的挽著她的胳膊嘻嘻笑。

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其實脾氣就跟孩子一樣,這話果然沒錯。

不過平時有外婆說說笑笑,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向柚柚覺得特別幸福,所以人都說家有一老,就是一寶呢。

外婆摸摸她的頭發,“你這脾氣真得改,動不動就兇巴巴的,在小蕭面前這樣也就算了,反正他是怎么都由著你的,可是對別人兇,以后人家背后不定怎么議論呢。”

向柚柚聽到這話,有點不耐煩道,“外婆,您都說多少遍了。”

總說她的脾氣,她脾氣怎么了,也不是很壞吧?

而且還是因為元成這件事來說她,真是氣人。

就算脾氣好,也不能對什么人都脾氣好吧,人善被人欺,她才不愿意當軟弱的老好人呢。

“還嫌我嘮叨啊,”外婆寵溺的笑笑,“說多少遍了你不還是記不住。”

“您不就是嫌我跟蘊姨對元成態度不好嗎,”向柚柚嘟囔道,“這也不賴我們,誰讓他以前那么討人嫌的。”

之前就發生過不愉快的人,再見面還指望能有什么好態度呢。

她對別人不都是客客氣氣的嗎?

元成,純屬例外。

外婆語氣溫和道,“他不就是往家送水果嗎,你別總討人嫌討人嫌的這么說,人家也不容易。”

“什么不容易啊,他就是有目的,這座城市有那么多人,他怎么不給別人送,偏偏往咱們家送,而且趕都趕不走。”向柚柚急切道,“只是單純送水果,您信嗎?”

善良是一回事,但是也不想被人當成傻子騙的團團轉啊。

明知道他別有用心,還要熱情的招待,陪他演戲嗎?

向柚柚覺得她沒這個脾氣和耐心,更沒這個必要。

“我又不傻,能不知道他是想巴結你們?”外婆搖搖頭,“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更沒有白吃的水果,我能不懂?”

“那您還說我……”向柚柚疑惑了。

外婆說這話的意思說明什么都看穿了呀,可是既然都明白,那為什么還覺得她做的不對呢。

“柚柚啊,你還記得你升初中那年,你媽為了讓你能順利入學,每天去校長家做免費保姆的事嗎?”外婆忽然問道。

向柚柚恍惚了一下。

這件事她是有印象的。

其實以她的成績被重點中學錄取是妥妥的,可是有些人使用了非常手段把名額搶走了。

本來這件事她們是不可能知道的,還是她的班主任老師實在可惜她,所以跟向秋說了這件事。

很隱晦的提醒向秋也走走關系,送個禮什么的。

對于耿直的向秋來說,是不愿意這么做的。

可是明明是女兒應該得的,卻被別人搶走,怎么都不甘心,也覺得對向柚柚不公平。

她們只是渺小的個人,無權無勢,就算看不慣某些風氣,可也改變不了什么。

而且她們這樣的家庭狀況,能買得起什么禮,人家能看得上眼?

最后沒辦法,向秋就去校長家做免費保姆。

也是一次次被趕出來,可是向秋不管,去了就做家務,做飯,而且把校長的老母親也照顧的很好,老人家也幫忙說了話。

向柚柚那時候年紀不大,而且外婆和老媽也不愿意跟她說這些事,所以只是朦朧的記得有這檔子事。

并不知道具體的情形。

最后也不知道校長到底是被感動了,還是怕向秋這么執著,萬一把事情捅出去,不好收場。

所以后來錄取名單上有了向柚柚的名字。

只是那時候的向柚柚一直很不理解,憑什么以自己的能力考取的學校,卻還要燒香拜佛一樣的要保住本該擁有的名額。

慶幸的是,這是唯一的一次,后來的高中,大學,都比較順利。

所以社會的蛀蟲雖然是有的,不好的風氣也是存在的,不過還好,只是個別情況。

不然的話,底層的人就活的更難了。

這件事有些年頭了,遙遠的都快被遺忘。

人們喜歡回憶的都是美好的,不好的事兒巴不得隨風而逝,誰還會經常去刻意想起呢。

只是現在外婆又忽然提起來,向柚柚不明白她是什么用意。

“外婆,我當然記得了。”

不說別的,就是老媽那么辛苦的,放棄了僅有的休息時間去為這件事所做的努力,都是永遠忘不了的。

她輕輕道,“您怎么想起來說這個。”

“柚柚,我只是想告訴你,人在做某件事的時候可能并不是自己的本意,但是卻又只能這么做。”外婆語重心長道,“你媽最不喜歡求人,可是沒辦法的情況下,不也得這么做嗎。”

“外婆,不同的事情是沒法相提并論的。”向柚柚有些明白了,外婆其實是想說元成這么死皮賴臉也是情非得已?

可她并不覺得他這是迫不得已的。

如果他是為了孩子,或者是為了其他沒辦法的事情來求助,也說得過去。

可他并不是呀,他只是為了多做點生意而已。

如果換做向秋,僅僅為了自己的生意,她絕不會這么低聲下氣。

如果為了外婆和她,才會放下臉面的。

為別人和為自己,說起來差不多,但是意義完全不同呢。

“可是小元并沒有說出他的目的,你怎么就知道事情不同呢?”外婆反問道。

向柚柚頓了頓,沒有底氣道,“他雖然沒說,但是我也猜的到,一定是想通過我們跟蕭家做生意。”

“猜測?不就是武斷嗎?”

“外婆……”

“好,就算你猜的準確,”外婆沒有繼續堅持,只是道,“就算他是想用這種方式獲得些什么,想要跟蕭家做生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你不愿意幫忙可以好好說,沒必要一見人家就跟仇人似的。”

“好好說,他也得聽啊。”向柚柚郁悶道,“早就跟他說了,別來我們家打擾,他非不聽,變本加厲,得寸進尺,您是不知道,上次他來,簡直就像個無賴,他哪是送水果啊,不要都不行的那種,哪有這樣的人啊。”

“上次他來我知道,還是我給開的門呢。”外婆道,“人家挺有禮貌的,而且后來不也走了嗎?”

一提起這個,向柚柚就更郁悶了,“說起來都怨您,上次給他開門,這次又把他領回來,估計以后他更沒完沒了了。”

上次的事過去就算了,怕問起來惹外婆不高興,所以后來向柚柚也沒問她給元成開門的事。

本來想叮囑一下別給陌生人開門的,都沒說。

她跟寧蘊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把警察都搬出來了才把他給轟走的,外婆現在竟然說他挺有禮貌的,還說后來不是走了嗎?

如果不是她們那么說,他會走嗎。

今天這事兒一攪合,今后說不定又要來,想想就頭疼。

“外婆,今天他幫了您的忙,咱們飯也請他吃了,我也沒說他什么吧,待會兒送客的時候,您可千萬別讓他下次再來,讓他別來了。”

“嘿,合著我說這么半天,白說啦。”外婆皺眉,“你到底聽沒聽進去我的話。”

“聽進去了,您說的我敢不聽進去嗎,”向柚柚氣呼呼道,“您不就是想說,他這么做有他的難處,如果有別的辦法,他也不愿意這么死皮賴臉,我不應該對人家態度那么差嗎。”

外婆點點頭,“聽進去了就好。”

“可是外婆,”向柚柚認真道,“不能因為他有難處,我就得忍他吧,那這個世界上有難處的人多了去了,到時候都到咱家來,我挨個都得盛情款待?我接待的過來嗎。”

“還全世界,用不著你管那么寬,哪里有那么多人到咱家來,他如果不是跟蕭家有親,哪里會知道我們。”

“外婆,您為什么對他這么好。”向柚柚不解的問。

可是外婆卻也反過來問她,“那你為什么就橫豎看他不順眼呢?”

向柚柚不假思索道,“我不是橫豎看他不順眼,是他太讓人煩。”

“我就奇怪呢,藍藍你能幫,小墨你也能幫,怎么一看到元成就火冒三丈似的,真是他太讓人煩?”外婆看著她問。

“外婆,您總拿不該比的來比,他跟芷藍和白墨能比嗎?芷藍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相當于我的事,白墨是蕭穆春的弟弟,我不管,他也會管的,元成是誰,他跟我們又沒關系。”

向柚柚就不明白了,外婆怎么能這么比。

就算元成跟蕭家沾親,那他就算要找,也應該去找蕭震,或者找蕭穆春,可他偏偏不找該找的,還專挑蕭穆春不在家的時候來。

“好,咱們不比他們倆,那沐沐呢?”外婆又道,“沐沐跟咱們也沒關系,可你不也是這么熱心的一直幫忙嗎?”

“情況不一樣啊,他媽媽直接把他丟下了,我有什么辦法,再說他就是個小孩,又沒有生存能力,不管也不行啊。”向柚柚嘟嘴道。

說的好像她很樂意管別人似的,她也是被迫的啊。

外婆緩緩道,“你說的都沒錯,我們跟小元確實沒有什么關系,他之前做的呢也確實不太對,跟狗皮膏藥似的誰會喜歡啊。”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选4走势图 手机波克城市官方网站 捕鸟达人关卡 海南麻将打牌小技巧 大胸美美女捕鱼 下载广东麻将免费 捕鱼星力游戏平台 给我下载一个qq麻将 英超助攻榜 辉煌棋牌游戏官网下载 今天股票大盘指数 快乐扑克牌3怎么玩法 福建31选7历史开奖结果 百度 北京赛车pk10开奖现场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