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唐技師 > 第699章 殺李牧!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李知恩走的當晚,白巧巧便搬到了大牢。長孫皇后心疼她有孕,再三挽留,但白巧巧卻一再的堅持。

讀了很多書的白巧巧,已經清醒地意識到了目前的狀況。這次的事情,與以往每一次都不一樣。若真的坐實了李牧是李建成的血脈,那么,他必死無疑。李牧若死,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可能有危險。若是女孩,還有一線生機,若是男孩,也是必死無疑。

白巧巧不想去求那一線生機,李牧若死了,她也不想活,所以才一再的堅持,求長孫皇后把她也送到大理寺監牢。

李牧看到她來了,動了動嘴唇,什么也沒說。他知道白巧巧的個性,即便他說什么,她也是不會聽的,自己的這個老婆,別看平時柔柔弱弱,一副沒主意的樣子,但要分什么事兒,涉及到他的事情,她從來都是有主意,而且不顧自己的性命的。

就這樣過了幾日,唐儉來了。神色有些慘淡,他告訴李牧,孫氏遇到‘舅公’的事情。孫氏是一個普通的,沒有什么見識的女人,遭人設計誘騙開了口,當年的事情,全都說了出來。袁天罡的密探,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孫氏得知自己害了兒子,上吊自殺,好在及早發現,保住了性命,卻一直處在昏迷中。

李牧得知了這個消息,抿了抿嘴,沒有說什么,只是告訴唐儉,孫氏與此事無關,無論如何她的養育之恩自己不能忘卻,這輩子都會記在心里,請唐儉一定照顧好她。

唐儉應允了,臨走的時候,又告訴李牧。李世民得知了確實的消息,李牧不是孫氏的親生子,對他的懷疑又多了三分。因為據孫氏的描述,李牧的出身必定非凡,否則也不會引人追殺。而當年值得追殺的幼子,李建成的兒子正在其中之列。就算不是,李牧也很可能是其他反王之子,性質都是一樣的。

不過若能確定李牧是其他反王之子,倒是一件好事兒。只要不是李建成的兒子,李世民是不可能殺他的。

李牧自己心里知道,這件事到底如何,恐怕得找到虬髯客才能有個確切的答案了。剛剛唐儉說的時候,沒提‘虬髯客’三個字,說明孫氏并沒有完全把當年的事兒說出,她只是被詐說了一些,再知道自己被騙之后,就咬死不說了,為了保守秘密,寧可上吊自盡。但他并不想把這件事說出來,因為他根本不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是誰。無論是誰,跟他也沒什么關系,他是從21世紀來的,這個時代的李牧已經死了,誰是親生父親,有什么意義呢?

來到大唐走這一遭,大起大落都遇到過了,說實話就算是死了,除了家人之外,他也沒多大的遺憾了。只是看到白巧巧的時候,心里會不舍,甚至僥幸地妄想著,若是能掌握穿越的法則就好了,把白巧巧帶回自己原來的時代,憑他游戲公司副總監的年薪,應當小日子過得也不錯。

只是,這注定只能是幻想了。

在這牢里頭,李牧終于意識到,系統不是萬能的。他如今空有系統在身,卻什么也做不了。他倒是可以變出錢來,只是如今的情況,他的錢誰還敢要呢?

入夜,李牧閉上眼睛,躺在白巧巧的側邊,系統中的標記為胖達的小光點兒一閃一閃的,但卻穿不回什么消息來。胖達過的很好,鷗應該沒有把它扔了,只是不知道它如今身在何處。

李牧輕輕嘆了口氣,暗想,王鷗是否知道自己的處境,她若知道了,會怎么做?她會出現么?

轉念一想,還是別出現了。出現了又能如何呢?李世民已經懷疑她是繼嗣堂的人了,以李世民的性格,他絕不會愛美人不愛江山的,到時候再搭上她的一條命,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還是別出現的好。

……

孕期將半,王鷗每天的時間都非常的規律。日暮西垂,她便準備休息了。但每天在睡覺之前,她都要陪胖達玩兒一會兒。除了胖達非常可愛之外,她也一直很感激胖達為她和李牧的感情做的貢獻,對它非常的好。有些不能跟旁人說的話,她也會選擇對胖達說,胖達已經開啟了一點兒靈智,偶爾也會對王鷗做出一點兒反應來,這就讓王鷗覺得非常的開心。

“胖達,你知道嗎?這幾日我有些心神不寧,總覺得好像要發生什么事情——”停頓一下,王鷗又道:“可能是我猜錯了吧,如果真的有事情發生,會有人來告訴我的,既然沒事兒,我還是不問了,知道了又生氣……”她摸了摸胖達的大腦袋,小聲的嘟噥著:“你也想他了吧?嗯?”

胖達歪著頭看了看王鷗的臉色,忽然轉過頭看向放竹筍的地方。王鷗無奈笑笑,起身去拿了一個竹筍過來:“整天就知道吃,你都多胖了啊。”

說完,把竹筍給了胖達,自己進了屋子。

盧姐姐在外頭瞧著,勾了勾手,胖達顛顛地跑了過去,也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誰了。王鷗走的那段時間,一直是這位盧姐姐在照顧它,而且,盧姐姐可是有手段的,早就把胖達降服得服服帖帖了。

這盧姐姐也很喜歡胖達,每天她的事情處理完了,回自己的住處路過的時候,總會叫胖達出來玩一會兒。

“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長孫無忌果然不是什么心胸開闊之輩。竟然落井下石,對李牧下手。不過,還是不能小看長孫無忌的底蘊啊,他竟然查到李牧不是親生而是抱養的,還羅織了那么多的關聯,讓人以為李牧是那個死沒良心的孩子……”

忽然,盧姐姐的表情有些黯然:“若不是我的孩子交給了虬髯客,我都要以為,李牧是我的兒子了——可惜,怎么可能呢?虬髯客遠在海外,音信皆無——他應該會照顧好我的兒子吧,也不知他現在什么樣了。”

盧姐姐嘟噥完,從袖子里拿出一個小紙包,放到了地上,拍拍胖達的腦袋,起身離開了。胖達叼著紙包回了自己的窩,里頭有酥糖,它最喜歡吃的玩意兒。

上了馬車,車夫的聲音傳過來,是一個嬤嬤的聲音:“堂主,若掌握的消息確實,以李世民的心狠手辣,李牧當還是難免一死。可是李世民為何這次如此優柔寡斷,難不成他真的舍不得李牧么?”

“帝王心如鐵石,哪里會因為私人感情舍不得,他不動李牧,是因為他現在動不得。”

車夫疑惑道:“不知堂主所指為何?”

“李牧這小子,乃是一個不世出的天才。從前書中說,圣人生而知之,我一直不相信,直到聽到李牧的事情,我才開始相信了。他做的事情,古往今來都沒有,而且做一件,成一件,甚至改變了人的生活。我們在各大城市模仿他做的事情,所得之利是原來的三倍,這說明什么?說明他一人可賺天下之富,若他愿意,他隨時能夠富可敵國。但他卻不愛錢,也沒聽說他好名聲。”

“一個不愛錢,又不愛名聲的人,他要的是什么?沒人知道,這便是李世民忌憚的地方,可是如今的大唐,各個方面都因他而發生了改革,大勢已成,李世民也無力去改變什么,他不能逆勢而行。再加上,我們做的事情,不良人已經察覺到了,如果李牧死了,我們學李牧的那些東西,便可超越本尊,李世民害怕了,他需要李牧源源不斷的想出辦法來壓制我們。”

“您的意思是,如果李牧死了,咱們的大事可成?”

盧姐姐搖了搖頭,道:“成不了,如今的局面,只要李世民活著一天,咱們就成不了。除非,拼著不要這個大唐,讓它回到二百年前,南北分裂的局面……那樣百姓就太苦了,也太造孽了,不能那么做。”

車夫知道,自家的這位堂主,乃是身具‘鬼神莫測’之稱的鬼谷子之學的傳人。鬼谷子之學,博而廣,精且深,而且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玄學。比方說,他就知道鬼谷之學中,有一個望氣之法,可以看到人的氣運,玄之又玄,卻精準無比,令人生畏。

“如果我們推波助瀾,能否讓李世民下定決心?畢竟殺了李牧,還是對咱們的大業有利。”

“殺?”盧姐姐想了想,道:“殺了他,確實對我們有利。可是,我并不想殺他,我甚至還想幫他一把。”

“這是為何?”

“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的兒子。若此生找不到我的兒子,我做的這些也就沒了意義——反不反李世民,對我來說無所謂。我根本不想給那個負心人報仇,容嬤嬤,我這輩子造的孽太多了,也許這便是我失去孩子的報應吧——”

容嬤嬤見自家的小姐又開始了,便不出聲了。馬蹄噠噠,聲音漸遠了。

……

太極宮。

在對李牧動了殺心之后,李世民找過很多人談話。三省六部的大佬們,都單獨談過。談的事情,也無外乎,李牧的這些政策,在沒有李牧之后,能否施行下去。得到的反饋,大多都是為難。

現在很尷尬的地方在于,李牧并非沒有教。他的內務府,便是一個小朝廷的架構,里面的各局,都可以對應各部,人才可以共通,可惜的是,李牧剛攢其架構,他就去了定襄,這些人學了一半兒,還沒有完全出師。長孫沖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也不足以獨當一面,很多事情還要問過李牧,才敢去施行。

大唐鹽業和礦業,各方勢力已經投了百萬貫進去,很多錢已經花了,如果不干了,留下的爛攤子誰來負責?

還要土地的方面,幾個月前剛剛下令改革,如今剛剛耕種完畢,如果打回原形,得是多大的牽扯?

李世民揉著發脹的額頭,沉默半天,道:“高干,要不還是、還是把李牧放了?讓他回到他的山谷,看管著?”

高公公急忙接話,道:“陛下所言極是,直到如今,還是查無實據,真的沒到非得殺人的地步啊。”

“好,那就不殺,傳朕旨意——”李世民的話音還沒落下,袁天罡從密道鉆了出來,神色冷峻。他把一份東西呈遞給李世民,李世民的臉色登時僵住了。

這是幾份供詞串聯起來的一份調查報告,極為詳實,調查完全還原了李牧的身世。他是晉陽一個富戶的女兒與李建成生的孩子,因富戶獻糧留宿李建成一行,一見傾心,便有了李牧。然后又如何輾轉,如何落入了孫氏手中,供詞環環相扣,實在是沒有半點的指摘之處。

若憑這份供詞定罪,李牧必然就是李建成的兒子。李世民的臉色鐵青,他之前一直猶豫不決,便是因為沒有實據,如今實據在手,他必須得殺李牧。

可他是真的不想殺,一來是惜才,二來是與李牧相處的感情,三也是因為李牧留下的這些亂攤子,他不知道如何收拾。

李世民看了一遍又一遍,忽然抬起頭問道:“如今誰看過這些東西?”

“只有臣和陛下看過完整的。”袁天罡停頓了一下,又道:“其中的一部分,乃是國舅爺委托隴右的一些人脈做的調查,因此國舅也知道一部分。”

“輔機——”李世民沒有多想,道:“輔機應該在吏部坐值,把他叫來。”

高公公轉身出去,不一會兒,長孫無忌便來了。

李世民把事情書了,長孫無忌沉默不語。這讓李世民急了:“你倒是說話啊!”

長孫無忌躬身道:“陛下不想殺李牧,愛才之心,臣能夠理解。但臣還有一句話說,陛下覺得,經此一事,李牧還會向從前一樣效忠陛下么?”

李世民面色數變,他自問,若他是李牧,他絕不會如原來一般效忠了。心結已經結成,輕易很難解開。縱使他去道歉,李牧也不可能原諒他。

李世民頹然地坐下來,道:“殺……殺吧!”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幸运飞艇四码不死打法 北京快3和值开奖结果 怎么在手机上玩qq麻将 河南郑州麻将朋友局 至尊棋牌总代 36选7最新开奖 腾讯手游捕鱼来了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少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北京快3基本走势图 长沙麻将下载 风彩喜乐彩 118图库彩图跑狗彩图 西甲足球联赛直播 股票开户网 河北11选5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