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 寒門禍害 > 第1266章 交鋒?

第1266章 交鋒?

    面對著楊博的發難,虎妞的腰板子仍舊挺直,顯得針鋒相對地反問道:“我哥是順天府尹,我是皇上欽封的捕頭,我們兄妹為百姓懲奸除惡有何不可?”

    雖然遠沒有楊搏那種殺氣騰騰,但虎妞的神態有著錚錚鐵骨,面對這種位高權重的兵部尚書眼睛沒有絲毫的畏懼。

    她自然無意于跟楊博產生強烈沖突,亦不想給哥哥招惹大麻煩,但她卻有著她的原則,更是知曉此刻她做著對的事。

    正是如此,她的話語帶著一份感染力。

    趙龍等人不再向這位高高在上的兵部尚書低頭,紛紛迎向了楊博的眼睛,他們并沒有做錯事情,而是在做著正確的事情。

    咦?

    楊博似乎沒有想到虎妞會是一個如此硬氣的人,面對著虎妞的質問,反倒不由得微微地愣了一下。曾幾何時,他亦是如此不畏強權、剛正不阿的人。

    “不愧是農家出身的官家大小姐,好一張伶牙俐齒!”楊夫人來到人群中,卻是選擇庇護道:“你跟你哥可以通過替百姓主持公道求得好聲名,但我楊府亦不是好欺負的,是奸是惡還輪不到你說了算?更輪不到你一個丫頭在我楊府門前撒野!”

    卻不得不承認,這個楊夫人亦不是簡單的人我的。僅是幾句話間,便將虎妞的正義性給粉碎,同時再度揪到了楊府的顏面上。

    沈妍看著楊家人如此蠻橫不講理,忍不住站出來指責道:“現在苦主已經狀告到順天府衙,一切都是依律辦事,你楊家是要包庇此惡賊不成?”

    “你這男不男、女不女的,你休要在這里放肆,竟然敢膽污蔑我家寬兒!”楊母正是跟在楊夫人身后,當即對沈妍進行指責道。

    在兩個捕快松懈的時候,楊寬努力地將口中的布團吐出,顯得無比委屈地呼救道:“姑丈,救我!侄子斷然沒有犯下不法之事!”

    人是血肉之軀,難免會有傾向性。不說楊博有意于袒護楊寬,當下楊寬申明沒有犯罪,那事情無疑便有了清晰的決斷。

    楊博的臉色一沉,當即厲聲地道:“老夫讓你將人放了,莫是聽不清嗎?還是你能代表你哥,要公然跟老夫作對不成?”

    看著楊博那六名久經沙場的護衛上前,阿麗亦是無所畏懼地上前一步,手里扶著腰間的刀柄,已經是做好隨時迎戰的準備。

    趙龍看了一眼虎妞,最終亦是做好了迎戰的架勢,并不是因為虎妞的身份,而是同樣選擇為了正義而戰。

    虎妞的眉頭微微地蹙起,卻是突然伸手攔住了阿麗,并下達指令道:“將人放了!”

    雖然她很想將楊寬抓回去繩之以法,但她跟哥哥早已經有過約定,不能給哥哥招惹大麻煩,不能輕易得罪尚書級的官員。

    最為重要的是,她這一次帶的人并不多,而楊府的家丁已經跑出來二十余人,加上這六個精煉的護衛,她這邊并沒有必勝的把握。

    旁邊人卻不知道虎妞有如何復雜的心思,而是看到虎妞服軟,楊家這邊都顯得有些得意,楊夫人甚至傲慢地仰起下巴。

    楊母上前推開了那兩名捕快,并惡恨恨地教斥道:“狗東西,若是我家寬兒有半點閃失,老娘定讓你及你家人脫一層皮不可!”

    虎妞雖然選擇了退讓,但望著楊博正色地說道:“我答應哥哥不給他招惹麻煩,這一次可以看你的面子將人放了!”說著,又是伸手指向楊寬道:“只是他現在是重大的嫌疑犯,我虎妞可以不在你的眼皮底下抓人,但你亦休想將他送走,我一定不會讓他逃離北京城,逃離律法的制裁!”

    咦?

    楊夫人聽到這番話,卻發現這個野丫頭似乎不肯善罷甘休,仍然想要緝拿楊寬。楊母正給楊寬松綁,聞言更是惡狠狠地盯向了虎妞。

    “呵……看來你是真要跟老夫作對了!”楊博的臉色當即陰沉下來,瞇起眼睛說道。

    虎妞卻是搖了搖頭,迎著楊博的目光正義凜然地道:“不,我不是跟誰作對,而是一定要替百姓討回公道!楊寬強搶陳貴的妻子王氏,涉嫌殺害妾室夏花,涉嫌殺害王氏一家三口并涉嫌奸淫王二妻子,縱使你要庇護此人,但我一定要守在這里,直到將他押回順天府衙給我哥審判為止!”

    虎妞已經不是昔日的小丫頭,相貌已然向是少女蛻變,但那股正義仿佛是與生俱來的一般,眼睛無比堅定地望著楊博。

    雖然眼下的情形讓她不得不退讓,但她并不打算就此放棄,而是堅定地站在正義的一方。

    楊寬的繩子被松開,當即便是指責道:“荒謬,我妾室夏花一直是好端端的,只是……”

    “只是她被東岳大帝換了頭?”虎妞輕睥一眼,替他補充道。

    楊寬昂首挺胸,大聲地回答道:“不錯!”

    “此等鬼神之說,莫說我哥不相信,連我都不會相信!單此一點,縱使你不是殺害夏花的兇手,那亦是一個幫兇。”虎妞輕蔑地望著楊寬,顯得鄙夷地說道:

    趙龍等人的嘴巴微微翹起,很是配合地望向了楊寬。

    楊寬不明白在蒲州無往不利的“換頭說”,到了京城卻如此沒有說服力,當即惱羞成怒地道:“你……你放屁!”

    楊俊彥原本一直都站在楊寬這一邊,但聽到這番話后,亦是神情復雜地望向了氣急敗壞的楊寬。

    “給你哥帶一句話:凡是剛過易折,當惹惱了老夫,你們林家便是滅頂之災!”楊博已然是要打定主意要袒護楊寬,說完便直接邁步朝家里走去。

    雖然他深知林晧然不再是普通的后輩,而是擁有著光明前程的順天府尹。只是他在官場已經打滾了三十余年,更是晉商的后臺,又豈會對付不了這么一個官場新人。

    看著楊博走著回家,楊夫人等人亦是紛紛跟上。

    楊寬原本還想擱下幾句狠話,但看著飯缸兇神惡煞地盯著他,嚇得身子一個哆嗦,當即便急步跟在楊博的后面,生怕真又給虎妞給抓了。
捕鱼达人破解 海南体彩4十l开奖号码 好运彩彩票app下载安装 王者电玩城在哪下载 南宁麻将技巧 意甲比赛在哪看直播 幸运赛车定位胆技巧 浙江体彩6十1专家 中超赛程表 棋牌赢钱游戏? 福建11选5任选一怎么样 网上能赚钱的棋牌游 麻将技巧规则 牛股股票推荐 东北棋牌填大坑游戏大厅 腾讯分分彩任选一人工计划 捕鱼棋牌是骗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