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開海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斬棘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西伯利亞的戰爭已經停止了。

戰爭最終止于卡馬河與伏爾加河交匯處,車臣汗率軍挺進喀山城駐防。

而戚繼光,則將部隊分散于卡馬河南岸,因為西伯利亞的冬天又要來了。

仗才打了一半,冷風嗖嗖得從北邊吹過來,救了被追擊的羅剎軍。

而且戚繼光確實也想停停了,他們的戰線拉得太長,先頭部隊都已經打到喀山,烏拉爾山東南還有他們的部隊駐扎。

他進入這片土地的時間已經很長,有經驗了,知道每年秋天都不能預計明年春天手下還有多少部隊,干脆就不進兵了。

凍死餓死,都是大問題。

在西伯利亞的大明人無疑是寂寞的,從征的蒙古兄弟一看不打仗,騎著小馬兒帶著伙伴兒摸進林子逮野味去,可大明人就閑的發慌了。

根據慣例,對喜愛戰斗卻不擅長戰斗、不喜愛戰爭卻非常擅長戰爭的中原人來說,這人吶,甭管在哪活著,他只要閑著就得種點菜。

這叫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但這鬼地方很難種菜。

不過說到底,這世上哪兒有什么能難得住人們想要種菜的渴望呢?

戚繼光麾下朱鈺指揮使部,有個武舉人出身的千戶叫米萬春。

米萬春的父親米玉是副千戶宣講官,過去在宮里是錦衣百戶,駐防鵝灰池——就是隆慶爺冬天掰黃瓜聞味的那個地方。

米玉老爺子上了歲數,征戰是肯定不行了,打仗都沒在一線,就在后頭為前線部隊運籌一下后勤,順便做些探礦之類的事情。

夏天的時候,他的人在卡馬河南岸的山里發現了煤礦,儲量巨大,一時半會探不清楚究竟有多少礦藏,后來就在南岸開了三畝菜地,種大白菜。

那些閑著的人看他種,自己也種,等到秋天這邊的菜地就已經上千畝了。

不過進入秋天,他們的地就種不出東西了,連著田里種上的東西,都因為嚴寒凍壞。

把米老爺子氣壞了。

天冷了,人起床就是個難題,柳永老爺子就說了,這叫‘展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冷天賴床是個非常正常的事。

但米玉不行,他非但不講究‘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貍奴不出門’,還偏要叫上所有人出門,給朱鈺打報告要來二百工兵,就地蓋起了暖房。

大火在凍土上熊熊燃燒,小騾子車把山里的煤一車一車運出來,燒磚蓋房,墻壁上夾層、底下放火炕,費半天勁,最后住一溫室韭菜豆芽。

反正靠著河,既不缺水,也不缺煤。

什么都無法打敗他想要種菜的心。

只是苦了這幫子跟他干活的工兵,修建溫室暖房這事一被戚繼光發現,立即準備推行全軍。

戚繼光先是在地圖上礦脈的位置劃了條線,又在卡馬河劃了條線,在兩條線中間挑選了幾個地方作為定居點,隨后選派部隊進駐,開始修造暖房溫室。

戚繼光這會兒也沒閑著,他忙著印書呢。

朝廷在夏天剛給他送了套書,是東洋軍府麻貴送還朝廷的《斬棘錄》,是麻貴對明軍第一次東征失敗的總結。

書里詳細記錄了他們在努爾干故地、望峽州、黑水靺鞨群島以及麻家港的氣候、水文、地形、環境、部族的情況——以及求生的經驗。

盡管其中大部分文字無法給戚繼光帶來參考價值,畢竟所處空間不同,環境、水文、地形都不能拿來借鑒,但書里苦中作樂的態度,令戚繼光非常欣賞。

比方說麻貴在《斬棘錄》中認為,膽小如鼠這個詞是錯誤的,因為老鼠有洞所以膽子很大,反倒是其他沒洞穴的動物見人都會跑得遠遠的。

甚至書里頭還試圖教參與第二次東征的士兵如何在路途中尋找一頭適合自己的寵物。

最推薦的是去女真使鹿部領養一頭鹿,毛長的那種,能騎著走、幫忙馱東西,睡覺時候還暖和,壞處是不如馬識途聽話,動不動就迷路。

其次是從努爾干故地養兩只雪橇犬,要大的那種不要小的,小的光知道瘋跑,有點傻。

再了就是在努爾干故地掏個狼窩,從小養個狼,雖然兇了點,但也非常好,從小養大的狼會覺得主人是有兩條腿的老狼,一根繩上的螞蚱,一個蹬腿倆一塊完蛋。

麻貴有個部下就養了頭狼,后來那人凍死,狼的心情在接下來幾個月都不好,不吃肉、尾巴上毛都掉光了。

不推薦養鳥、雕什么的,沒啥用,打獵幫不上太大的忙,還容易暴露部隊行蹤。

雖然麻家港有個在籍熊兵,但同樣也不推薦養熊,盡管他聰明,會戴頭盔、行軍列隊、作揖下跪,但喝大了酒就不行了,耍起酒瘋來別說頂頭長官百戶,將軍都制不住。

一歲以后就不讓別人進他的營房,一進就急眼。

總的來說就是心態上有很大問題,始終不能承擔作為一名旗軍的使命,并不覺得自己是一名光榮的大明麻家港旗軍,反而認為其他所有光榮的大明麻家港旗軍都是一種會給他喂食的安全兩腳獸。

書里除了這些有點逗的東西,也有許多對戚繼光有用的知識,比方說冬季如何防寒,蓋房子的注意事項等等,這些都被戚繼光抄錄總結,而后以更適合這片土地的方式定為標準,下發全軍。

自西征之始,擺在戚繼光面前的問題就一直不是敵人,始終是自己的后勤,他這支數量龐大到根本數不清的部隊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供養得起。

他們已經走出蠻荒,重新回到人類社會,但這里沒有任何一座小城能養得起一萬軍隊,就算再往西,戚繼光也不抱期待了。

明軍必須就地解決一多半糧食問題,讓部隊吃飽,以較好的精神面貌來應對接下來的進攻。

反正時間在我,就連奧斯曼都在為他運糧,早晚有一天他們會有足夠的糧食,然后像開閘的洪水般涌入莫斯科和烏克蘭草原。

何況,說不準什么時候世界另一邊的明軍就會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西征軍的統帥并不著急,甚至還想養頭棕熊。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极速快3计划全天在线 天津体彩11选5 怎么分析股票涨跌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燕赵风采排列7第37期 明天股市分析 青海11选5购买 北京pk拾app官方网站 三黑龙江省36选七的开奖号码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今 安徽11选5 漏号 融资的股票平仓会还本金 幸运赛车技巧心得必胜 江苏快3遗漏 新快三游戏恐龙快打下载 股票融资余额高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