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總裁夫人很逍遙 > 第1028章:你留在京都

第1028章:你留在京都

    一秒記住】,無彈窗,更新快,免費閱讀!

    危機暫時解除,會議一結束,方煜琛長長的舒了口氣。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整個后背都有些濡濕。

    “煜琛。”楊老走到他面前。

    他趕緊站起來,“楊爺爺,謝謝您還愿意支持我。”

    “臭小子,我不支持你,支持誰呢?我可不想你爺爺醒來,對我這個老朋友心生芥蒂。”

    說到這里,楊老重重嘆了口氣,“如果你爺爺知道亦銘這么做,肯定會特別難過和生氣。”

    方家的幾個孩子都是他看著長大的,除了方煜琛,其他三個心思都歪了。

    “楊爺爺,大堂哥也許只是一時糊涂。”不管怎樣,方煜琛還是替方亦銘說話。

    楊老輕笑了聲,“好了,別替他說話了。我是老了,但還沒老到看不清一個人。”

    方煜琛抿了抿雙唇,沒再說什么。

    “你啊,這三天趕緊把事情查清楚,給董事們一個交代,知道嗎?”

    方煜琛點頭,“我知道。”

    “別再讓我、讓大家失望了。”

    楊老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邊嘆氣邊往外走。

    方煜琛站在原地,一聲無奈的嘆息自唇畔溢出,現在已經不是他想調查清楚就能調查清楚了。

    ……

    江瑟瑟端著水果走進書房,看到靳封臣站在落地窗前講電話的背影,便放輕腳步走過去,將水果輕輕放到桌上。

    “嗯,你可以讓警方繼續追查,方亦銘那邊你不用管。”

    本來她放下水果就要出去,正好聽見這句話,她連忙收回腳,轉頭看向靳封臣。

    只見靳封臣掛了電話,轉過身來,對上她詫異的目光,嘴角牽起一絲淺淺的弧度,“怎么了嗎?”

    “你是在和表哥講電話?”江瑟瑟問。

    靳封臣點頭,“嗯。”

    江瑟瑟想了想,反應過來,“是不是期限到了?”

    “嗯,到了。”

    “那……那他有沒有怎么樣,董事會的人有為難他嗎?”江瑟瑟急了,她怕因為自己的事害得方煜琛只能把方氏交出去。

    靳封臣走到她面前,柔聲道:“你不用著急。為難是肯定有,但在楊老的支持下,董事會又給了他三天的時間。”

    江瑟瑟一聽,頓時松了口氣,“那就好。”

    但下一秒心又提了起來,“再給三天時間也沒用啊,你現在需要方亦銘的幫忙,他也拿方亦銘沒辦法啊。”

    “誰說我需要方亦銘的幫忙了?”靳封臣問。

    江瑟瑟不解地蹙眉,“你不是要他從sa集團那里獲得關于病毒的資料嗎?”

    “確實如此。”靳封臣點頭,“但這并不代表我需要他的幫忙,而且他并沒有從皮爾斯那里問出什么來。”

    方亦銘按他的要求和皮爾斯聯系了,但皮爾斯防備心太高,方亦銘并沒有從嘴里問出關于病毒任何信息。

    換言之,方亦銘并沒有做到他所要求的事。

    “所以,現在表哥可以繼續調查方亦銘了,對嗎?”江瑟瑟不確定的問。

    靳封臣笑,“是這樣沒錯。三天后,相信煜琛會給董事會一個滿意的交代。”

    這下,江瑟瑟總算是完全放下心來了,“如果真的能這樣的話,那就最好了。”

    “去掉如果。”靳封臣說。

    江瑟瑟忍不住笑了,“好,表哥一定能做到的。”

    靳封臣笑著將她摟進懷里,但一想到她的身體情況,笑容慢慢褪去。

    無法從皮爾斯那里獲得有用的信息,那他就只能讓賀書涵直接從伯格連那里下手。

    但一旦動手,伯格連也不是簡單的人,肯定也會有所反擊。

    到時候局面可能會有點復雜。

    “瑟瑟。”他輕輕喚了聲。

    江瑟瑟自他懷里仰起小臉,彎起嘴角,“我在,你說。”

    “過幾天,我會回錦城,你就留在京都。不管錦城發生任何事,你都不能回去。”

    他的語氣有點嚴肅,江瑟瑟不由得擰起細眉,“為什么?”

    “不要問,你只要相信我就夠了。”

    靳封臣松開她,低下頭。

    四目相對。

    江瑟瑟不能理解他的意思,很擔心,“我當然相信你,但你最起碼讓我知道你要做什么啊。”

    靳封臣笑,“我能做什么,無非就是讓莫邪他們趕緊研究出可以消滅病毒的藥物。”

    江瑟瑟是個聰明人,從他這句話一下子就猜出他的心思,“你不會是想去找伯格連吧?”

    “你想多了。”靳封臣按住她的雙肩,“我不會去找伯格連的。”

    “我不相信你。”

    江瑟瑟搖頭,表示自己不信他的話。

    靳封臣露出無奈的笑容,“我知道伯格連那可能有對付病毒的藥物,但我不會以身涉險。因為我還有你,有小寶甜甜。”

    江瑟瑟死死盯著他,沒有說話。

    見狀,一股無力感涌上心頭,靳封臣挫敗的嘆了口氣,“瑟瑟,你相信我,好嗎?”

    “你真的沒騙我?”江瑟瑟問。

    “嗯。”

    江瑟瑟深吸了口氣,又緩緩呼出,“那行,我暫且相信。但如果你讓我知道你去找伯格連,我立馬就回錦城去找你。”

    “好。”靳封臣將她重新摟進懷里。

    這個角度,江瑟瑟沒有看見他的神色瞬間沉了下來,一雙黑眸幽深如譚,看不出他此時的心思。

    ……

    方亦銘得知董事會又給了方煜琛時間,氣得把站在他這邊的幾個董事罵了一頓。

    “你們到底在辦什么事,你們幾個人難道就贏不了楊老那老家伙嗎?”方亦銘怒不可遏的質問著眼前的幾個董事。

    幾個董事也很委屈。

    “亦銘,這可不是楊老一個人做的決定,其他人也是支持的啊。”

    “就是,我們才幾個人啊,怎么可能贏得過他們呢?”

    ……

    方亦銘笑了,笑意卻未達冰冷的眼底,“事到如今,你們還辯解什么?我告訴你們,只要方煜琛調查到我頭上來,你們幾個也別想好過。”

    此話一出,幾個董事立馬就慌了。

    “那可不行,我們只是支持你而已,你的事可和我們沒關系。”

    方亦銘一聽這話,臉部表情頓時猙獰了起來,“別想把自己摘出去,我們就是同一條船上的人,這條船一旦翻了,你我都不會好過。”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捕鱼达人破解 下载三分幸运农场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股票直播室在线直播 幸运赛车冠军技巧 加拿大快乐8接口 篮球场地坪漆价格 澳洲幸运8号码统计 上海福彩选四走势图 nba比赛 白城老友一毛麻将群 资产配置比例 网上赚钱平台 22选5选号方法大全 东北有什么麻将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中金论坛八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