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世子爺的掌心嬌顧九 > 第479章 夫君,吃桂花糕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ksfzqu.icu】,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月的俸祿發了,加上臨近中秋,所以還額外給了不少的東西。

鄭懷洛好幾個月沒這么富裕,現下覺得自己闊氣的擁有全世界。

見狀,姜道臣無奈一笑,擺手道:"你也儉省些用。"

對于這話,鄭懷洛一向是左耳進右耳出的,聞言只是嘿然一笑,算是答應,又道:"那今夜去吃飯?"

不想。姜道臣卻是拒絕了。

"我還有些事,就不陪你去了,改日吧。"

聞言,鄭懷洛頓時蹙眉問道:"你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能有什么事兒?"

他話音未落,就對上姜道臣無奈的眉眼,當下便又改口笑道:"也好也好,那就改日吧,我就先走了。"

這幾日,他也沒有閑著,現下精神雖然還好,可那也是靠著藥物提神兒呢。

將這一攤子交給姜道臣之后,鄭懷洛自己便溜了。

待得人都走了,姜道臣這才淡漠道:"你們打算誰先招認?"

……

秦崢回府的時候,顧九難得在家。

她今日從酒館回來后。便睡了一下午。待得起來后,聽趙嬤嬤說別院送來些桂花,頓時生了幾分興趣,要跟著下人一起做桂花糕。

趙嬤嬤勸不得她,只能由著她去,于是等到秦崢回來的時候,見到的便是守在廚房等糕點出鍋的小饞貓。

白日里的疲乏,在看到她的這一刻盡數煙消云散,秦崢無奈的失笑,走過去道:"廚房油煙重。怎么不在房間里等著?"

聽得秦崢的聲音,顧九先是驚喜的一笑,繼而指了指灶臺,自夸道:"夫君,這是我做的。"

她這模樣,引得秦崢越發笑了起來,溫聲道:"我知道,阿九真厲害。"

被他這樣夸贊,顧九又有些不好意思,因嘿然道:"唔,其實大多數都是她們在做,我只是幫了一點點的忙。"

真要是全都交給她來,怕是廚房都要被自己給毀了。

見狀,秦崢笑著揉了揉她的發,道:"那也很厲害了,現在回房去?"

如今天色還亮著,只是已經有些涼風了。

顧九睡了一下午,醒來后也只穿了一件齊胸襦裙,這會兒手都有些涼。

聞言,顧九卻是搖了搖頭。以為秦崢累了,因笑道:"馬上就出鍋了,夫君先去房中等我?"

她不回去,秦崢自然也不回去,搖頭笑了笑,便陪著她等著。

馥郁的桂花香氣從廚房中飄散出來,不過片刻功夫,那桂花糕便出鍋了。

因著還燙手,這次誰都沒敢讓顧九去碰。待得下人切好之后,裝在了食盒里,又盛了些瓜果和一壺酒,這才由著顧九笑瞇瞇的拎回了房。

二人回房后,顧九吩咐下人都去外面守著,自己則是小倉鼠似的將那一盤桂花糕端了出來,笑吟吟道:"夫君嘗嘗?"

秦崢搖了搖頭,顧九也知他不愛吃甜食,便沒有逼迫他,只是自己捏了一塊,小口的咬了一下。

糕點清甜,桂花味兒馥郁,吃到嘴里滿口清香。

顧九吃的心滿意足,卻不防下一刻,便見秦崢在她唇角落了一個吻。

小姑娘的唇既軟且甜,只是輕吻唇角,便聞到了那濃郁的香味兒。

顧九驟然愣住。卻見秦崢已然撤了回來,笑的意味不明:"味道不錯。"

他這話,卻是在回應先前她那一句。

顧九的臉色頓時有些發燙,她掩飾似的揉了一把臉,待得看到男人眸光中的笑意。又有些憤憤,抬手便將手中吃了一半的糕點塞到了他的嘴里。

"既然好吃,您可要多吃點。"

眼見得小姑娘帶著羞怯,秦崢并未得寸進尺,只是輕輕地笑了起來。

他點了點頭。復又笑道:"夫人當真大方。"

顧九先前還沒明白他這話是什么意思,可待得看到秦崢指了指她空無一物的手指后,卻是一瞬間回神兒。

方才喂他的那一塊,是她咬過的!

雖說二人夫妻這么久,也經常互相夾菜,可是似今日這樣分吃一口東西,還是讓顧九有些羞澀。

她瞬間臉色爆紅,想要說什么,到底是沒忍過羞澀。

見她低下頭來,秦崢哪兒還不知道她的心思,知道將人逗的狠了,無奈一笑,道:"方才吃了一塊,為夫補給你一塊可好?"

他說這話的時候,一面捏了一塊糕點。遞到了顧九的唇邊。

男人的手指修長,遞到她面前的糕點,仿佛都比先前香甜了幾分。

顧九抬眼看他,只見男人眼中的柔情滿滿。

被這樣的目光所蠱惑,顧九下意識的低頭咬了一口糕點。

那味道。果然比她自己拿的那塊要好吃的多。

待得將一整塊糕點都喂給了她,秦崢輕笑著問道:"可還要吃?"

被他喂了這么一塊,顧九反而覺得方才那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兒了。

她搖了搖頭,聲若蚊蠅道:"不了。"

分明她沒有喝酒,可是二人的氣氛,卻讓她的臉頰都紅紅的。

顧九掩飾似的,將酒壺拿了出來,一面道:"夫君嘗嘗看,這是我讓他們買回來的桂花釀。"

酒這種東西,她是做不出來的。不像是沐凝。

想到這兒,顧九倒酒的手微微一頓。

她的情緒,便是一些細微的變化,秦崢都看的出來。

因此在見到她這模樣的時候,頓時便輕柔的問道:"怎么了?"

顧九搖了搖頭。斟酌著道:"我今日去了酒館,就是沐老板所開的那家。"

聽得她又過去,秦崢倒是有些不以為意。先前他已經讓姜道臣去查了,不過聽他話里的意思,應當是沒什么問題的。

誰知他才想到這里,就聽得顧九繼續道:"去的時候,我還碰到了姜大人了。"

聞言,秦崢倒是有些詫異,問道:"你碰見道臣了?"

這倒是有些稀奇了,今日事情繁雜。姜道臣居然還有心情去酒館喝酒?

不對,他的性格,自己是知道的。

念及此,秦崢的手指漫不經心的在桌面上敲了敲,一面問道:"他去做什么。你可知道。"

"嗯。"

顧九其實知道的一知半解,但不妨礙她抓住了重點。

將白日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后,顧九又著重道:"那時姜大人的神情不大對勁兒,他還說,自己跟沐老板是故人。"

"故人?"

秦崢聞言,先是眉心微蹙,他覺得自己仿佛抓到了什么重點。

只是這消息有些散亂,讓秦崢忍不住以手作拳,敲了敲眉心,復又將手放下來,問道:"他可還說了什么,還有那個沐老板,她是何態度?"

顧九想了一下當時二人的情形,疑惑道:"似乎,是有些厭惡的。"

她看的不錯,的確是厭惡,不過也不完全是,里面還帶著些許的不安。

秦崢擰眉,摩挲著手上的扳指,輕聲呢喃道:"故人……"

一個能讓姜道臣稱之為故人的人。會是誰?

下一刻,他卻是驟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

他想起來了!

顧九卻是被他這動作嚇了一跳,下意識問道:"夫君,你做什么呢?"

秦崢深吸一口氣,沉聲道:"怪不得我看她會有熟悉之感。"

他先前只想著。自己是記不清楚在什么地方見過沐凝,再加上這名字,也讓他在記憶里著實沒有可對的上號的。

可如今被顧九這么一說,他才后知后覺的想起來,自己壓根就找錯方向了!

他不認識叫沐凝的。也從未在現實里見過這個女子。

之所以熟悉,是因為他見到她的地方,是在姜道臣隨身攜帶,且曾經被他無意中看見的小像!

那個所謂的沐凝,其實應該叫她--

莫云袖!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捕鱼达人破解 七星彩预测推荐 快乐扑克任选一技巧 中金股票推荐 宁夏十一选五玩法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官方 _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客网广东十一选五 好运快3分析软件下载 私募股权基金配资 内蒙快三平台 常用股票分析方法 七星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北京体彩快中彩 快三专家预测和值推荐 河北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